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圣天使的堕落
圣天使的堕落

圣天使的堕落

吹起大风的夜晚是因为颱风将近,令人不安的乌云沉重的宛如会塌下来,今晚势必会有一场狂暴的大雨,路上的车辆在新闻不断发出避难-
通告的劝导,数量已大幅度减少,就连店家大多数已关门。-
  强风在大楼上吹的更是狂妄,真奈美扶正眼镜,娇小的身躯几乎被天台的强风吹倒,必须手扶着墙壁才能站着,坚定的视线直直看向乌云
- 密佈的天际,隐隐闪动落雷的云端似有什么在蠢动。-
  「好强大的邪气…」握紧拳头,真奈美愤愤的自语着。
-   真奈美掏出风衣外套下的项链一在华美的金色底座镶上圆型蓝宝石并透着微光的项链一真奈美轻诵着神祕的言语,闭眼虔诚的模样就像在-
祷告,而像是回应真奈美般,项链起了变化。-
  项链的光芒猛然剧增,蓝光包覆住真奈美的全身,同时数条回旋光带围绕在外,神祕文字写满光带表面,有如超现实的镂刻,这时另一股
- 金色光芒自天空穿破乌云直射光芒,神圣的力量充塞大气,直到光芒如爆炸般向四周散去,异像才消失。
-   自光芒中出现的人,身穿一身蓝白金相间且包覆一身的长袍,大量使用长布条与金线镶边营造华贵的气质,胸前有一大四小的蓝宝石排列-
成十字,是由项链所变化成为长袍的一部份,长袍下隐藏不住的是女体姣好高眺的身材,右手紧住入鞘的长剑,金色的剑柄与剑鞘浑然一体,
- 剑身长度超过持有者的身高一半。
-   最后,鼓动起背后纯白圣洁的双翅一天使一因这对双翼而被有此称呼的真奈美跃下高楼,扶正纤细鼻樑上的眼镜,拍动双翼乘上狂风,轻-
盈的身躯向天空飞去,飞向令她不安的乌云另一端。
-   乌云开始凝聚并朝着同一方向移动,逐渐形成一个非常巨大的旋涡,天使奋力鼓动双翼抵抗强悍的逆风,白金色的柔顺长发与长袍的装饰-
条被吹的狂乱翻飞,眼镜上沾满了水气让视线变的很差,但是真奈美还是敏锐的捕捉到自旋涡中心眼窜出,且向自已疾飞而来的物体,她抽出
- 手中长剑,一道优美的弧线划向物体的飞行轨道…
-  铛的一声清响,真奈美小小退了一点距离,长剑斜举於胸前护卫,水蓝的双瞳无畏的对上不怀好意的狐媚双眼,双翼改为稳定的拍动,维-
持她在空中的定位。
-   「希玛娜丝,为什么是你。」真奈美语气透露着不可置信与动摇,眼前的女人令她的坚定决心出现了脆弱,连举剑的手也不自知的垂下。-
  「就是我,我的好妹妹。」希玛娜丝,有着与真奈美相似外表,但却让人强烈感受到邪恶的气质,立体标志的五官满是淫荡的神情,纯白
- 的长发与炽黑的羽翼形成强烈的对比,身着非常裸露的外衣,一对硕大饱满的双乳完全裸露,深红的乳头兴奋的挺立,两条金色的小錣饰就连-
接在穿过乳头的金环上。一直越过纤细到令人难以相信能挺起巨乳的腰际根部,才穿着一件像徵性的深红小丁字裤,但是浓蜜的白色草原几乎
- 没被遮掩住。
-   「你…」真奈美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她所认识的希玛娜丝,与她一样的金发白翼,她是非常保守的,总是穿着不露出身体的厚重长袍,而且-
……胸前也没这么巨大,真奈美认识的希玛娜丝是天界优秀的天使,而不是眼前这淫乱形於外的魔物…再也不是那位善良、体贴而纯真无垢的
- 天使。
-   「你堕落太深了…圣光已经不存在你的体内了…为什么,你会被邪恶所击败,为什么你要堕落魔界?」声声嘶喊,句句淒厉,真奈美无法
- 接受最要好的朋友成为魔物的事实,她摇着头泣诉着。-
  「堕落…?不对喔,这是一种解放,魔界让我瞭解了天界不能给予我的快乐,我将我的身心完全献给了魔后,她信任我,赐与我更强大的
- 力量与更美妙的身躯,你看喔…」说着,希玛娜丝拨开丁字裤,接着自大腿根部冒出三条扭动、粗大且吐着绿色液体的肉蛇,那吐着蛇信的头
- 如箭头般隆起,希玛娜丝手轻抚着肉棒,露出享受的神情。-
  「我很希望让你体会这三根宝贝的乐趣喔,妮珐。」
-   「不,你不是希玛娜丝,你只是伪装成她的魔物。」眼见希玛娜丝的堕落无可挽救,真奈美愤怒举起发出金色光芒的长剑,双翼急拍两下-
,天使已如离弦之箭直扑希玛娜丝,长剑的光芒化为一股利芒,神圣之力威逼堕落天使。-
  「小妮珐,你一点进步也没有,对我来说,那就是退步。」希玛娜丝右手打了个响指,一条鞭子凭空出现,抓住鞭子用力一挥,十二条鞭-
身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声,重重落在妮法的周身光芒上,锋利的足以切断希玛娜丝的光芒瞬间溃散,希玛娜丝抬手再抽十二头鞭,接着只闻
- 真奈美的惨叫…-
  十二头鞭似有生命般避开了真奈美的手脚,硬是落在真奈美敏感的双乳与胯下,每一下都带着猛烈的震击,纯洁的天使一时间动弹不得,
- 只感到被击中部位有一股异常的火热,更令真奈美难以相信,她的圣光竟然被压制住,难以召唤。
-   「这…」真奈美握剑的右手护住双乳另一手挡住下体,羞红的脸是因为敏感部位的火烧感,咬牙切齿的真奈美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
  「很难受吧?这条十二头鞭是魔后赐予的宝贝,我被这条鞭子打三下就投降了,现在你一定觉得乳房跟阴部很热吧?因为这是专门引出性-
欲的鞭,我不想伤了你,所以用这宝贝对付你正好。」-
  「想都…别…想…还没完…」改以双手握剑,在圣光无法支援的现在,真奈美只剩下长久锻炼的剑技,剑斜举过左剑,真奈美强迫自己不
- 去在意越加窜烧的热,朝空气重踩一下,身体飞射而出。
-   『右脚!』希玛娜丝注意到真奈美屈於胸前的右脚,她改站侧身,拿着十二头鞭的右手垂在身后,当真奈美逼近到射程范围的瞬间,希玛
- 娜丝左手探出挡向踢来的真奈美右脚,但…-
  天使身形突然疾退数个身外,斜举的长剑改为平举胸前的突刺,改变架势的瞬间已欺这希玛娜丝,夺得对手惊讶时的一瞬空隙,长剑利锋-
已刺向那深如鸿沟的乳沟,剑尖刺破水嫩的肌肤,但剑,却停住了。-
  「呜啊啊啊!!」真奈美的后劲却无法使出,攻势无法完成,因为那可恶的十二头鞭已早那一瞬间,以非常重的力道落在她的双乳与下体-
,天使惨叫,连拿剑的力气也丧失,长剑被希玛娜丝所夺。
-   「啊啊…啊…」宛如要烧毁这副躯体,真奈美已不能自己的猛烈搓揉火胀的乳球,双腿不住磨擦着痕痒火辣的下体,就连振翅的动作也显-
的凌乱,不稳的身形在高空中摇晃着,纯洁的脸庞上竟显露出浓浓的欲情。
-   「就是这样,任何生物都无法对抗这十二头鞭,顺从你的欲望,我终於可以好好品尝你了,妮珐。」将长剑往旋涡抛去,回转飞旋的剑身-
迅速消失在云层中,希玛娜丝对着狂乱的妮法又是一鞭,真奈美惨叫的同时,双腿间喷出了透明的液体,接着全身一软,双翼无力摊开,整个
- 身体往地面坠下…-
  希玛娜丝飞抱住真奈美,将她带向附近一间大楼,同时,旋涡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异变,一个圆形的大洞自中心眼向往展开,圆形中只见的-
到扭曲的空虚,幻化的色彩带来不祥的魔力,数量庞大的飞行物体自空虚中集体出现,落雷阵阵,开始降下的豪雨为这魔异的一刻更添妖氛。-
  「开始了,小妮珐,魔后的子民要来让人类快乐了,这座城市很快就要变成淫化魔市了,而我将会带你看个清楚。」闯入了电视台的摄影
- 棚,堕落天使迅速的给了所有棚内的人一鞭,对人类,只要一鞭,就能让他们彻底的堕落欲望中。
-   美丽的女主播被同事压在主播台上,导播与场务小妹同时剥开她的套装上衣,一对美丽的椒乳被这一男一女狂乱吸吮、抓咬,而摄影师则
- 拍摄着这淫乱的画面,他的裤子被脱下,另一名场务小妹在给他吹喇叭,而她同时也抬起小屁股被一名胖男人插穴。
-   一边对所有不幸经过身边的人给予性欲之鞭的制栽,希玛娜丝抱着真奈美往别的楼层前进,下身三条肉蛇不住刺激着真奈美未经人事的肥
- 美果实,贪婪的吸吮天使的淫水。-
  「现在…开始狂欢吧!!」希玛娜丝站在同大楼的三级片拍摄棚大笑,被抽过鞭的女优已不再是演戏,而是与男优、导演等现场所有男性-
真枪实弹大战,大量的中出、口爆精液被忠实拍摄,意乱情迷的女优不知羞耻的贪婪更多的精液。
-   淫乱的地狱不只在电视台大楼内,大楼外的魔界子民更是疯狂。
-   大楼外,报导颱风的女记者被异形成强拉到一旁,被撕毁了上身衣物,魔界住民一手抓着女记者贫乏的乳房,并探到女记者示图合起的双-
腿间,撕的一声,内裤已化成破布,用手与脚分开猎物的双腿,类人的牠挺起腰支,巨大的棒子暴力侵入女记者的体内,不待女记者的惨叫声
- 平歇就开始活塞运动,痛的女记者几乎晕过去。
-   便利商店的打工女学生被数条触手缠住,她坐在柜台上,双乳被触手长有小牙的嘴巴咬着,两条触手同时奋走了她前后穴的贞操,而她还
- 必须为店长口交,只见前一刻还是纯洁少女的她已经被射了满脸精液,还不魇足用手指刮起精液送入嘴中,随着高潮而淫叫。-
  不断出现的魔物迅速将整座城市带入淫乱疯狂的地狱,希玛娜丝站在电视台内的巨大电视墙前,同时看着三十个不同新闻画面,这是来自-
城市各角落的甚至是电视台大楼本身的画面,相同时,每一个都是狂乱的杂交画面,而在她怀中,被剥开长袍的真奈美正被希玛娜丝揉着弹性-
十足的乳球与挑逗着下体的肉瓣,真奈美眼镜下的双眼显露的是迷醉与化不开的欲情,但紧握的拳头,像徵着她仅剩的一点反抗。
-   『请…请看雅子正在用下面…啊嗯啊啊…下面的嘴巴…吃着棒棒……啊啊…摄影师…正在拍淫乱…淫乱的雅子…啊…雅子好兴…奋……」-
女主播仰躺主播台上,她的双腿被架在男人的肩上,阴部被用力的撞击着,而她正用三根手指插进场务小妹的肉穴中,并被对方咬着自己的乳-
房。-
  这一切全被现场拍摄着。-
  「妮珐,你看到了吗?这些人类是多么快乐啊,你想加入他们吗?嗯?」啮咬着天使的粉颈留下淡淡齿痕,感受天使敏感的颤抖,希玛娜
- 丝的挑逗宛如毒药更加噬进真奈美的骨肉里。-
  「好热……好难受…变的好奇怪…不行……我不能这样…」摇着垂下的头,真奈美无助的对抗希玛娜丝与魔鞭的双重夹攻,耳边更是不断
- 传来被侵犯的女生们销魂的浪叫声,甚至是淒厉的惨叫声…每一声都像槌子将欲望打进天使灵魂的深处。-
  污染,一点一点侵蚀着纯洁的天使。
-   「哀求我,恳求我,摇着你的小屁股求我满足你,我不介意多挑弄你一点喔,小妮珐,如果你还能忍受的话…」伴随着恶毒的轻喃低语,
- 两条肉蛇分别咬住了天使的乳房,第三条来回舔舐天使的大腿根部,绿色的液体沾惹天使一身。-
  「不行…我不可以…堕落…神啊……啊嗯…神救救…呜啊!!」突然间一股电流来自成为快感按钮的乳头,真奈美浑身剧颤,无暇察觉乳-
头被咬了一口还被注进不明的液体,她茫然的感受这小小的高潮。
-   「已经…这么湿了喔…」希玛娜丝将沾满淫水的手伸至真奈美面前,粘乎乎的液体垂挂於五指间,一股淡淡的气息骚挠着天使。-
  真奈美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定着了,她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体会分泌这么淫秽的液体,是因为魔鞭还是她的身子真的这么的淫秽?也许希玛娜
- 丝才是对的,其实刚才那一瞬间,真奈美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愉悦…-
  「希玛…娜丝…我…」真奈美的心,只剩下一个寄望,一个依靠,全能全知且具有无上威严的神,但是身体越加火热的欲望与希玛娜丝纯-
熟的挑逗,当天使的信仰出现动摇时,她心中的防线将会崩溃。-
  「别想神了,祂只会躲在天界远远的看,祂抛弃了我,让我被魔族大军包围,祂也不会对你伸出援手。」希玛娜丝看穿了真奈美的心,因
- 为每个天使心中最后的寄望,都是神…在她被征服前也不例外…-
  「不是的…嗯呜…神不会遗…遗弃…我…神也会…啊啊…」猛然被加重了揉拧双乳的力道,被打断话的真奈美大张着口呻吟着,她完全没-
发觉,希玛娜丝那愤恨的眼神。-
  「不用再提那没用的神,如果祂真的存在,就来解救你啊,不过你还是死心吧,对於抛弃天使这件事,祂不会有罪恶感。」字字如针,希
- 玛娜丝的指控,是来自内心最深处的哀淒与憎恨,是她在接受堕落前也曾有过的声声呼唤,直到彻底的死心。-
  「放下无谓的执念,我会给你从未有过的快乐,只要你开口,我就让你满足。」可说是软硬兼施,希玛娜丝的动作再次轻柔粘腻,挑逗未-
尝性事的天使,「你的双乳触感真好,好像皮球一样很有弹性,想不想自己来摸看看?」
-   拉起天使柔软无力的手,希玛娜丝引导真奈美的手指轻捏自己的乳肉,由下往上推挤,再用掌心挤弄挺立的乳头。
-   「喜欢吗?很舒服吧,想再要更多吗?我不会吝啬的喔。」引导真奈美另一手探到下体,只是轻轻插弄几下就见到天使剧烈的一抖,接着
- 软倒在堕天使的怀中。-
  「好热…好舒服…」被放倒在地的真奈美迷糊呓语,夹着手掌的双腿来回磨擦着,似乎开始能体会手指带来的悦乐,揉着乳房的手上并无
- 刚才带领的手,真奈美并未发觉这个事实。
-   希玛娜丝看向真奈美双翼的末端,一点黑如墨水般沾上了纯白的羽毛,并逐渐的、缓慢的向根部沾染、扩散,邪恶正慢慢的侵蚀圣光,天-
使也正在堕落。
-   「让我多助一点力吧…」希玛娜丝跪到真奈美双腿间,双手将天使的大腿分开,股间三条肉蛇不安份的扭动着,堕天使拉开天使的手,俯
- 身以嘴轻覆天使的祕处,「小妮珐,让我嚐嚐你的味道吧。」
-   舌头巧妙的探进不断泌出淫乱液体的肉唇,有如健康的果肉必然蕴含着丰沛的果汁,但是还不够,还要再施以养份让青涩的果实更加成熟
- ,双手拨开祕唇时,真奈美似乎察觉了而哭叫着不要,只是羞耻而未曾被探访过的膣道还是尽现於希玛娜丝眼前,她想看的一是的,那一片薄
- 薄的肉膜,比人类女性更坚韧且守护意义更重大一天使的处女膜。
-   「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吃了你,小妮珐。」抬起两条腿架在肩上,肉蛇已迫不及待的顶住天使充血的耻部,蛇信不断的吞吐,给予天
- 使更多的刺激。-
  「不…不可以…请绕过我…」虽然几乎败给狂烈的性欲,但天使还是勉强保有了一点意志,她还知道,失去了处女意味着什么…-
  堕落、污染与再也无法挽回的失去…-
  「乖乖的接受事实吧,如果痛的话可以喊出来,不过你很快就会哀求我,主动的扭腰央求我给予更多,堕落吧!」伴堕希玛娜丝狂气的大
- 喊,肉蛇箭头隆起的蛇头顶开了肉穴的门户,在真奈美绝望的嘶喊中,蛇身一点一点没入了天使的身体深处。-
  「住手,不要啊…不要啊…希玛娜丝,我求你…」已经感觉到处女膜被顶到了,真奈美扭着腰试着想逃离,但被抓住的双脚让她不能如愿-
,将要失去贞洁防线与掉入堕落的恐惧深深的冲击着天使,似乎在享受天使的恐惧,希玛娜丝并没有动作。-
  一秒又一秒的过去了,冷汗自天使的额头落下,下腹部的充塞感并无动作,这反而令真奈美更紧张…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希玛娜丝在想什
- 么…真奈美僵直着身体,却不知这让已完全发情的身体感度更加提高,不断挤压肉蛇的肉壁连一点点的震动都敏锐的捕捉,并传递成为折磨天
- 使的快感…
-  越焦虑,就越有快感的矛盾。
-   隐约的感觉到,一股渴望因为这磨人的僵持而涌现,是什么…难道自己是期望着被破身的吗?真奈美紧闭着眼咬着水嫩的双唇,耳边不断
- 传来各种不同的呻吟、浪叫,还有希玛娜丝正在玩弄自己的双乳…这时才发现,乳房好胀好难受,必须被搓被捏才能抒缓这种感觉…
-  『果然是这样吗…以前不会这样的,但是被希玛娜丝玩弄的乳房好舒服,身体深处好空虚…好难受…神是不是真放弃我了呢…』浑然不知
- 她天人挣扎的表情全被看在眼中,真奈美如面对恶狼尖牙利齿的羔羊,向神发出最后的求救,『神啊…请回应我…回应有罪的使徒啊…』
-   更久的等待,等待到的是沉默,沉默的空虚…-
  『神不理我…真奈美被放弃了吗…』涌出的泪湿了镜片,真奈美想到了不久前希玛娜丝的话,心中的底线随着泪水而崩溃…
-  因为有这么淫乱的身体,所以神不会承认自己的神之使徒吧,那…那就沉沦吧,那就堕落吧……反正,神不要我了…
-  下定了决心,天使大喊出了那决定性的话语…
-  「希玛娜丝,佔有我吧!!」-
  堕天使嘴角扬起,顽固的小天使终於肯面对现实了。
-   「小妮法哭的表情真可爱呢,就不知道你等一下会是什么表情呢?」终於能品尝到垂涎许久的果肉了,希玛娜丝挺动纤腰,巨乳随着动作超乎
- 想像的跳动着,两条小乳饰也晃动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中,肉蛇咬破了处女膜。真奈美弓起上半身有如一条虾子,接着失去气力般全身摊倒在地,泪水更加汹涌
- ,是接受了「失身」这个事实的少女情泪。-
  神光最后防线失守的瞬间,邪恶更加迅速的污染天使的身躯,希玛娜丝瞄了眼真奈美的双翼,黑化的速度加剧了。-
  「啊啊…你里面好紧啊,小妮珐,感觉到了吗?我在你身体里面动喔。」希玛娜丝趴在真奈美身上,不用刻意挺动腰,肉蛇自会开发天使的身-
体,堕天使两指夹住天使小巧的下巴,接着四唇相接。-
  「呜咕…」真奈美笨拙的任由希玛娜丝索吻,被舌头顶开的嘴唇,对方的唾液与舌头侵入了口腔,觉得她的唇好柔软…太多的讯息让真奈美一
- 时难以负荷,但对希玛娜丝的吻却感到甜美的温暖感,令真奈美觉得不可思议。-
  被强迫拓宽的肉穴因为身体已彻底发情的关系,已经感觉不到痛苦,不断涌出的快感再度让真奈美扭起腰,不是逃避而是迎合,身体渴望着更
- 激烈的对待,因为实在忍的很难受了。
-   「给我…请给我…」不知不觉的已经在哀求着,因为肉蛇只是在体内扭着,并未採取更进一步的行动,火热感完全是只增不减。-
  「给你什么?」一口含着右乳,另一手玩着左乳,希玛娜丝坏心的反问,接着她突然剧烈的挺动腰,「是这样吗?」
-   猛然的抽插令天使再次弓起了身子,张口发不出声音的模样像极了缺氧的鱼,她强烈的以为,自己可能会死…
-  「说吧,想要什么?」动作又趋缓,希玛娜丝从容的让两对乳房互相挤压,同时有两条蛇肉已经塞进自己的肉穴与菊门。
-   「更用力…不要停…」天使在说完后的几秒,才惊觉自己竟然如此的饥渴,以致於说出这么羞耻的话语,但是又毫不后悔…
-  「那就给你吧,尽情的高潮吧。」-
  几乎令真奈美难以消受的攻势,肉蛇鼓起全力的不断冲刺,不断吐出的绿色粘液充塞在天使神圣的子宫中,淫水被挤压飞溅在接合处,真奈美
- 抱住希玛娜丝,两对丰满的乳房互不相让的挤压,所有的肢体接触与感官听闻,全化做最强力的催情剂,天使体验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绝顶。-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忘情的大叫中,真奈美的脑海出现了爆炸的白光,连双翼也张开至最大的角度,那对羽尖处已经完成黑化的双翼…-
  「呜呼呼呼呼呼…」激烈的喘着气,真奈美的头埋进希玛娜丝饱满的乳肉中,一时间难以做出任何回应。
-   「好可爱啊,不过还没完喔,来,吸我的乳房,我会再让你更狂乱。」希玛娜丝抚着天使汗湿的白金色长发,改以规律的活塞运动引导火热的处女-
身。-
  「唔唔…」像是哺乳期的小婴儿,真奈美双手捧着份量超群的右乳,几乎是整张脸都埋进柔软的乳肉中,双唇吸着挺立的乳头,轻咬着精巧的
- 乳饰,为了让真奈美更方便吸吮,希玛娜丝仰躺,愉悦的吐出呻吟。-
  「小妮珐好可爱,就像长不大的宝宝呢,而且你的里面夹的我好紧,想不想再高潮一次啊?」希玛娜丝伸手揉捏真奈美的乳房,活塞运动也趋-
於强烈,真奈美再次放声浪叫。
-   双手压住希玛娜丝的双乳,撑起身体的真奈美剩下的,是不断夹紧再夹紧的肉壁,与失去节奏的浪叫,已经丝毫不剩的天使圣洁与矜持,全化
- 为追求感官肉欲的本能。-
  「哈啊…啊啊…要去了…好热…好热…」在对方的怀中跳动的身体,正展现着最淫靡的舞蹈,飞舞的长发与跳动的乳球,都是舞蹈的重点,眼
- 镜都因激烈的动作而歪掉了,瞇起的眼精充满了痴迷的喜悦,希玛娜丝这时捡起了十二头鞭…-
  啪!击打在美妙肉体的脆响,鞭身在光滑无暇的美背上留下凌乱浮膧的红印,更让天使仰身再次疯狂泄身,此时,她的双翼已经被污染了一半-
,只是天使醉心於性交并未发现。
-   「噫…」察觉身体另一个异状,真奈美惊讶的看着乳头泌出的浓白液体,是在高潮时分泌的,有数滴喷在希玛娜丝脸上,真奈美知道这是什么-
,只是她不懂,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   「好喝。」压倒真奈美,性欲的堕天使吸着泌出初乳的乳房,不曾哺乳过的真奈美被粗暴的吸吮弄的直喊疼,但却感到一股异样的快感。
-   「希玛娜丝…轻一点…」来自胸前与下体的双重官能冲击,真奈美不不觉的用腿夹紧了希玛娜丝,双手亦不规则的抚摸着对方的背与美臀。
-   吸满一口乳汁,希玛娜丝美艳的脸凑上还保有几许纯真的天使脸庞,两人唇舌再次相接并共享天使的初乳,带着一点腥味与甜味,饮下自己乳-
汁的举动令真奈美更加狂乱,受到挤压的乳房如贯通的水管泌出更多的美味浓汁,两具兽欲的躯体染上了浓白色彩。-
  主播室里,丰满的身躯压倒初嚐禁果的青涩身体,女主播埋首於场务小妹的腿间,吸吮男人射进的精液,更逗的少女娇叫连连,她们已经无法
- 离开性交,当男人们被榨乾而软倒在旁时,疯狂的母兽只能互相舔弄寻求更多的快感,欲火有如要将两人烧尽般,丝毫不见和缓…-
  对神用的十二头鞭用在人类身上,其效果超过人类渺小的灵肉所能承受,结果就是彻底化身为性兽,堕入地狱不得翻身。-
  暴雨渐渐淹没在地势较低的地方,魔界的子民将女人们集中,就在伸起圆顶的巨蛋,就在可以容纳数千人的武道馆,异型们展开了上千人的异-
种杂交派对,只要被认定可以用於播种受孕,就会被无人性的疯狂乱奸,被各种异型轮流享用她们的肉体。
-   「不行了…快死了…啊啊…高…高…高潮啦啊啊啊啊!!」被贯穿了前后穴还被粗暴揉着双乳的美丽少女,是当红的学生偶像,是全国少男们-
的梦中情人,但现在她全身沾满了精液,小腹也被大量中出而隆起,清纯俏丽的脸庞充满淫欲的光辉。
-   「又来了…嗯哼…会怀孕…好高兴喔…」有名的社交名媛趴俯在肥大的肚喃上,被异型猛力的顶了一下就高潮。一对丰乳被压在她的背上,正-
因后庭被贯穿而哀嚎的是不知名的少女,才十七岁的她面对着残酷的命运,被过度扩张的直肠喷出鲜血,伤口被异物表面的颗粒扯动着,少女扭曲-
娇美的脸庞,她的惨叫与哭泣声是异型的凯歌。-
  闪电劈落,不到两秒传来的震耳雷声让真奈美惊醒,她刚才在第三次高潮后就失神了,一醒来就找着希玛娜丝的身影,但却不在视线内,她慌
- 乱的看向四周,最后看到在办公桌上看到怀中倚偎另一具肉体的她…-
  「醒了吗?小妮珐。」玩弄着怀中不断娇吟的躯体,希玛娜丝招了招手示意真奈美过去,同时肉蛇更加用力的捅着两处嫩穴。
-   「嗯唔…」想爬起身时才发觉,自己的身体异常的疲累,但她还是勉强站直了无力的双腿,摇摇晃晃的拖步着,大量的绿色液体自祕唇逆流而
- 出,短短两公尺却让天使走的气喘嘘嘘,最后她扑倒在接合的躯体上。
-   「身为人类,这女孩很漂亮吧?」舔着少女的脸庞,希玛娜丝的言语将带领真奈美堕落地狱的更深处,「让她舔你的蜜穴吧。」-
  「这…不好啦…」被不认识的女孩子舔蜜穴,一时间实在不能接受,但是少女已经听话的改为单手撑地的姿势,另一手环住真奈美的腰,细挺
- 的鼻子埋进天使白金色的草丛中,如小狗喝水般舌头灵活的舔着。
-   「啊啊…这样子…」真奈美软倒在身后的另一张桌上,她一下就屈服在少女的口舌奉侍,还能感觉到蜜穴被吸着,那谜样的绿色液体令少女如-
痴如狂,也令真奈美疯狂,天使不断挤压喷出乳汁的双乳。
-   羽翼是天使的像徵,白色是圣洁的天使纯真无瑕的证明,当邪恶入侵天使时,羽翼会一点一点染黑,若不能阻止邪恶,污染会持续,白色的羽
- 翼会渐渐的被邪恶的黑所取代…
-  堕天使拥有的黑色羽翼,是邪恶之羽,是堕落之羽,剩下的那点黑暗如填入拼图的最后缺片,一对完美无瑕的黑羽展开在真奈美的背上,像徵-
着天使完全的堕落,像徵着另一名堕天使的诞生…-
  后记
-   也许是终於不能逃避人间前所未有的庞大堕落,天使大军被派出净化淫化魔市,但这支神圣大军将要面对的,是两名堕天使领军的魔界大军…-
  有着一头白发与丰满巨乳的希玛娜丝,及戴着眼镜流着乳汁的真奈美。-
  「堕落,是甜美的喔…各位姐妹们,想要一起来解放吗?」-
  对着天使大军嫣然一笑,真奈美舔着手指上的乳汁,视线不断巡梭在一具具圣洁的躯体上…